毋庸置疑,“阿拉巴去哪兒”將成為今夏足壇聚焦的轉會問題之一。此前根據媒體報道,包括皇馬巴薩在內的多家豪門都對阿拉巴表達了興趣,而奧地利人的高昂薪資只有巴黎圣日耳曼能且甘愿承擔。不過,阿拉巴似乎無意征戰法甲,畢竟他才28歲仍處于當打之年。

足壇頂級球星對法甲不感冒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了,作為五大聯賽中的墊底聯賽,法甲更多時候都在扮演一個人才加工廠的角色。眾所周知,法甲聯賽的競技水準和商業化程度與其它四大聯賽都存在差距。事實上,從內馬爾加盟巴黎圣日耳曼和姆巴佩崛起以來,外界對于法甲聯賽的關注度較之以前已經顯著提高。另一方面,當初內馬爾加盟巴黎雖然創造了足壇轉會費紀錄,但他個人的職業未來卻并不被看好,事實也證明了他近兩年來一直在走下坡路。至于姆巴佩,我們對于他遲早會揮別大巴黎一事也達成了共識。以上種種都在指向一個問題:法甲聯賽并非頂級球星真正的樂土。

坐擁兩座世界杯冠軍,法國足球的整體水平在世界范圍內也是名列前茅,這得益于他們優越的歸化政策和出色的青訓體系。然而不得不承認,法甲聯賽的地位卻始終高不成低不就。從根源上來講,這是因為足球在法國國內的影響力不如英國、德國、西班牙和意大利。法甲聯賽1932年成立,而巴黎圣日耳曼作為當前的法甲豪門1970年才成立,可以說幾乎沒有底蘊。足球氛圍的稀薄導致了法甲聯賽的發展長期滯后,在與其他四大聯賽的競爭中逐漸掉隊。盡管法國經濟實力雄厚,但難以輻射到足球領域,法甲俱樂部的球票收入和轉播分成均落后于四大聯賽。與狂熱的英國球迷相比,法國足球觀眾的身份認同感略顯不足,他們并沒有完全將比賽視為生活的一部分。

巴黎圣日耳曼只有一個,大巴黎可以憑借金元之力吸引巨星,從而稱霸法甲一家獨大,其它中小球隊就沒有那么幸運了。世人皆知法國的浪漫,但與其說是浪漫莫若稱之為慵懶。法國人之所以能夠肆無忌憚地享受生活,那是因為有國家的高福利作為后盾。不過,高福利的背后必然是高稅收。2017年,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OECD)統計,在其34個西方發達國家成員中,法國是年度收稅最重的國家。重稅極大地壓縮了法甲聯賽中小球會的生存空間,頂級球星但凡冒頭就會優先選擇轉戰其它聯賽。別說吸引球星,法甲連自家培養的人才都留不住,只能開啟黑店模式瘋狂攬金。

法甲與其他聯賽的差距也體現在歐冠名額的分配上,英超、西甲、意甲和德甲均有四張直通歐冠正賽的門票,而法甲只有前兩名球隊能夠享受如此待遇,第三名則需要通過歐冠資格賽的考驗。法甲球隊的歐冠成績本來就不好,加上名額受限,使得法甲球員很難在歐冠賽場表現出彩。職業球員效力俱樂部一方面是為了賺錢,另一方面也要通過俱樂部表現贏得國家隊的青睞,而征戰法甲對于球員沖擊國家隊大名單的幫助并不大,至少在其他四大聯賽踢球被看到的概率更高。

 

文:江暖